当前位置:首页 >> 全市新闻 >> 稿件
全国首例!两次遗弃亲生子 这位失职母亲被强制“补课
来源:新民晚报   2019年9月10日 10:36

  “检察官姐姐,这个问题我知道!”法律知识抢答环节,13岁的乐乐把手举得高高的,这是长宁区检察院在今年暑期举办的一次检察开放日活动,现场邀请了20余名中小学生,而乐乐是检察官暗中关注的重点对象。1年前,乐乐还深陷监护困境,检察机关通过依法办案、落实救助、强制“补课”,为乐乐的人生保驾护航。在乐乐母亲的遗弃罪案件中,该区启动了全国首例含有强制亲职教育内容的禁止令。

  WDCM上传图片

  图片来源:东方IC

  2018年初,长宁区检察院在民政局调研时得知,未成年人乐乐因被亲生母亲遗弃长期滞留于民办福利院。原来,乐乐是非婚生子女。10多年前,乐乐的母亲何翠玲在上海打工时与上海人刘根林发生一夜情并生下了乐乐,丈夫因此与她离婚。而刘根林早有家室,不肯接纳乐乐。没有收入和住所的何翠玲将刘根林告上法庭。

  2013年5月,长宁区法院判决乐乐随母亲何翠玲生活,由刘根林每月支付1200元抚养费,直到乐乐年满18周岁为止。谁知几天后,何翠玲竟将乐乐遗弃在了长宁区法院立案大厅。经法院多次沟通,她将乐乐接了回去,并保证不再遗弃孩子。然而没过两年,她却再次将乐乐扔在了法院门外。此后,乐乐只能借住在民办福利院,开始了长达4年的寄宿生活。

  检察官们在感到痛心的同时,认为何翠玲先后两次遗弃亲生子,情节非常恶劣,涉嫌遗弃罪,应当启动刑事程序以解决乐乐的监护困境。于是,长宁区检察院将该线索移送至公安机关调查核实。

  除了依法追究何翠玲的刑事责任,乐乐的生活、学习问题也亟待解决。区政法委指定由新泾镇承担对乐乐的临时监护责任,并联系社会福利机构为乐乐设置了一间临时照护室。此时的乐乐已经12岁了,正面临“小升初”的关口,但他没有上海户口,为确保乐乐能接受教育,区教育局专门为他办理了转学手续,安排他就近入学。乐乐自幼被遗弃的经历对他身心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导致他防备心较重,容易沉溺于网络游戏。区政法委牵头成立关护小组,对乐乐开展针对性的心理疏导和爱心关护。

  去年,长宁区检察院依法以涉嫌遗弃罪对何翠玲提起公诉。检察院联系了法律援助中心律师为乐乐提供法律服务,并就是否愿意继续由母亲何翠玲抚养征询乐乐的意见。乐乐说以后还是想要回到妈妈的身边。何翠玲被羁押后,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深感羞愧和悔恨。同时,何翠玲在沪打工的妹妹也表示愿意和乐乐母子同住,解决他们的住所问题。最终,检察官们一致认为,对何翠玲适用缓刑,逐步修复母子关系,具有一定的必要性与可行性,也最符合乐乐身心健康发展,故本案不易启动剥夺监护权程序。

  日前,该案在长宁区法院宣判,何翠玲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判决还以缓刑禁止令的形式要求何翠玲在缓刑考验期内不得逃避家庭教育指导,否则将被撤销缓刑,收监执行。这是全国首例含有强制亲职教育内容的禁止令。为落实这一要求,长宁区购买了具有相关心理咨询资质和经验的“家庭辅导师”的专业服务,为何翠玲母子提供一对一的专业心理辅导。除此之外,妇联还根据对何翠玲的评估情况,提供诸如法律知识、职业技能、亲子交流等“菜单式培训”,让她更好地承担起一个母亲的职责。

  此外,区民政局向乐乐发放了生活困难救济金,区检察院启动国家司法救助程序,为乐乐申请落实救助款。(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中共金山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