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市新闻 >> 稿件
全国首例“强制亲职教育”案:“狠心母”两度弃子
来源:法制日报   2019年9月11日 13:12

  生而不养,岂能为人父母?13岁的乐乐曾两次被亲生母亲抛弃,在民办福利院里借住四年。

  去年11月,上海市长宁区检察院以涉嫌遗弃罪对该母亲提起公诉,并建议判处其在缓刑考验期内接受强制亲职教育。近日,这一建议被法院采纳写进判决,成为全国首例含有强制亲职教育内容的判例。

  非婚生子被两度遗弃

  乐乐首次进入检察机关的视线是在2018年初。当时,长宁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黄冬生带队开展困境儿童权益保障调研,在走访民政局时得知,未成年人乐乐因被亲生母亲遗弃长期滞留于民办福利院。

  原来,乐乐是非婚生子女。十多年前,乐乐的母亲何翠玲在上海打工时,与上海人刘根林发生一夜情并生下了乐乐,丈夫因此与她离婚。

  离异后的何翠玲曾带着乐乐找到刘根林,可刘根林早有家室,不肯接纳乐乐。没有收入、没有住所的何翠玲独自难以养育孩子,只好将刘根林告上法庭。

  2013年5月,长宁区法院判决乐乐随母亲何翠玲生活,由刘根林每月支付1200元抚养费,直到乐乐年满18周岁为止,双方均未提起上诉。

  谁知几天后,何翠玲竟将乐乐遗弃在了长宁区法院立案大厅。经法院多次沟通,她在一个月后将乐乐接了回去,并保证不再遗弃孩子。

  然而没过两年,她却再次将乐乐扔在了法院门外。此后,乐乐只能借住在民办福利院,开始了长达四年的寄宿生活。

  面对这样不负责任的母亲,长宁检察院认为何翠玲先后两次遗弃亲生子,情节非常恶劣,涉嫌遗弃罪,应当启动刑事程序以解决乐乐的监护困境。而与此同时,乐乐的学习和生活问题也亟待解决。

  自幼被遗弃的经历对乐乐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导致他防备心较重,对亲情淡薄,还沉溺于网络游戏。他需要正确的教育和引导,也需要家庭的温暖。

  多部门联动助小乐乐健康成长

  在了解案情后,长宁区检察院向区委政法委汇报了相关情况。要解决乐乐的监护问题,需要发动多个部门。

  政法委指定由新泾镇承担对乐乐的临时监护责任,并联系社会福利机构为乐乐设置了一间临时照护室,安排专门人员同住照顾。

  此时的乐乐已经12岁了,正面临“小升初”的关口,但由于他没有上海户籍,学籍上存在问题。为确保乐乐能接受教育,区教育局专门为他办理了转学手续,安排他就近入学。

  2018年11月15日,长宁区检察院依法以涉嫌遗弃罪对何翠玲提起公诉。是否要撤销何翠玲的监护权,成为该院未成年人检察部门关注的焦点。

  “一旦监护人构成刑事犯罪,依法可以剥夺其监护权。但对于孩子来说,最理想的成长环境离不开家人的陪伴,所以我们要考虑多个因素:一是孩子的意愿,二是何翠玲的表现,三是孩子未来身心健康发展的需求。”该部门负责人尤丽娜说。

  孩子对母亲存在天然的依赖,乐乐告诉检察官,他一直怀念在妈妈怀抱里度过的温馨时光,还是想要回到妈妈的身边。

  在了解了乐乐的意愿之后,长宁区检察院开始制定方案,给这个失职母亲做工作。

  被羁押后,何翠玲接受了法治教育和心理疏导,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深感羞愧和悔恨。她向尤丽娜承诺,如果可以继续抚养乐乐,她会一心一意照顾孩子,来弥补自己造成的伤害。

  失职母亲被强制“补课”

  该检察院对何翠玲的再犯可能性、监护意愿真实性和监护能力进行了综合评估。最终,检察官们一致认同应当对何翠玲适用缓刑,完善其监护能力,逐步修复母子关系,这也最符合乐乐身心健康发展的利益。

  今年2月15日,长宁区法院经过审理,判处何翠玲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判决还以缓刑禁止令的形式要求何翠玲在缓刑考验期内不得逃避家庭教育指导,否则将被撤销缓刑,收监执行。这是全国首例含有强制亲职教育内容的禁止令。

  为了给这名失职母亲“补课”,长宁区检察院与区法院、妇联等单位配合衔接,为何翠玲母子提供一对一的专业心理辅导。

  除此之外,妇联还将根据对何翠玲的评估情况,提供诸如法律知识、职业技能、亲子交流等“菜单式培训”,让她更好地承担起一个母亲的职责。

  长宁区检察院还牵头为何翠玲制定了矫正帮助方案,确保矫正工作执行到位;区民政局则继续承担托底保障,一旦何翠玲再次遗弃孩子,或经评估她仍是“不合格”母亲,民政局就会“托底接盘”,担负起照顾乐乐的国家监护责任。

  前不久,长宁区检察院举行检察开放日,乐乐也受邀参加。如今的他开朗多了,还能和检察官进行积极互动。“我们希望乐乐能把自己看作一个普通孩子,摆脱过去的阴影,融入到同龄人的世界里。”尤丽娜说。

  (文中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

 
中共金山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